菲你不可

作者:历史故事

陌生男子

模特儿大赛尚未拉下帷幕,冠军得主肖菲菲的身影已经从现场消失。

更衣室里,肖菲菲摘下珍珠皇冠,脱下旗袍高跟鞋,本来该换上晚礼裙戴上银耳环,不知怎的,娇娇却套上t恤衫,穿上牛仔裤蹬上了运动鞋。

肖菲菲悄悄从侧门溜出大剧院,穿过两条街区,走进君悦咖啡馆。推门时,她想,我一定疯了——大剧院里,还有酒会、签名会和记者采访一系列活动在等待我,每一项活动都蕴含着无限美好前程的契机,但我却跑来赴一个陌生男人的约会。

梅佑竹坐在咖啡座中,双目含笑,迎视肖菲菲的到来。

菲菲也看见梅佑竹了,女孩目光里充满迷惑,但脚步轻盈,毫不迟疑地迈向佑竹。

一步、一步,两人的距离在时空中缩短。

梅佑竹三十岁上下,宽额浓眉,一双大眼炯炯有神;宽肩圆膀,两只胳膊粗壮有力若是能站起来,这哥们至少身高在一米八以上,可惜他坐在轮椅上,裤管包裹着两条硬邦邦的假肢,毫无生气。

十五分钟之前,肖菲菲第一次见到这个男人,男人只给她说了一句话:我在剧院后面的君悦咖啡馆等你然后便转动轮椅,扬长而去。

解旗袍盘扣时,菲菲还对这男人不屑一顾,切,你以为你是谁啊,自以为是的家伙,凭什么我就要去什么君悦咖啡馆见你?

穿上运动鞋后,娇娇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根本不听使唤就这样,神差鬼使般来到了这个残疾男人面前。

鞋艺设计师

接过男人递上的名片:梅佑竹工作室——鞋艺设计。

哇,太强了。菲菲赞叹,专门设计鞋子的艺术家?第一次见到耶。

呵呵,你以为,你脚上的鞋子是真主造的吗?

说实话,过去真没想过这样的问题您找我,是想为我设计鞋子?菲菲年仅二十,初入时尚界,涉世不深,还真是第一次听说鞋艺设计师这个行当。

不,我只是想认识你其实,呃,菲菲小姐,你相信一见钟情吗?我想我已经爱上你了——就在你走向舞台那一瞬间,我爱上了你的双腿,太完美了,真的

菲菲满脸飞满红霞,她腾地一下站起来,低声怒斥一句:无聊!转身就走。

男人竟然在身后大声叫道:菲菲,我要娶你,非你不可。

肖菲菲签下了传媒公司的合同,立即投入专业模特儿的紧张工作中,奇怪的是,菲菲老是觉得有一双眼睛在背后悄悄注视着她,应该是那个变态残疾佬梅佑竹的眼睛。

那男人的目光,炙热得让人有点心跳,那男人的话语虽然唐突,事后回味起来也蛮有意思。

肖菲菲对各种男人的并不陌生。踏进青春期后,女孩的脸庞、胸脯每天都会遭到各种男人不同程度的扫视,那些目光中有赞许有欣赏也有邪恶,菲菲早已习惯了,不屑去分辨各种眼神、

梅佑竹的目光很真诚,令人难忘。

想忘也忘不了,梅佑竹又出现了。

中国鞋城举办梦踏青云——2010中国鞋艺设计师新概念作品展。肖菲菲应邀出任鞋模。

由于她参与展示的鞋艺一组名为飞翔的系列作品一举夺得展览会金奖。

为保证评比公正,参展者在评比前采用匿名展出,直到宣布获奖名单时,菲菲才知道,飞翔的作者居然就是梅佑竹。

两人手牵手在领奖台上接受荣誉。

菲菲推着轮椅靠背走下领奖台,梅佑竹仰起脸对她说:菲菲,咱俩该好好庆贺一下吧。

好啊正巧,今天是我的生日,朋友们为我在酒店订了两桌,下午六点,您也一起去?

不,到我的工作室来吧,下午六点,我等你,地址在我名片上。

菲菲朗声大笑:梅老师,您真逗不过,很赞您的自信。她低下头,给梅佑竹额头上来了个蜻蜓点水的吻:抱歉我不能赴约我怕姐妹们会杀了我,呵呵。

脚的前世

菲菲以长短搭配作为自己的生日晚宴装,v字领亮色花纹长袖,暗色粗花呢泡泡裙,完美地突出了双腿的直挺娇柔。

五点半,走出寓所,出门左走赴晚宴的酒店该向右才对——双脚又不听使唤了。

走在熟悉的城市马路上,鞋跟叩在水泥地面上咔咔作响,菲菲却感到像是踏在棉花上,双腿酥酥地,脑袋有些晕呼呼。

脚尖带着双腿,双腿撑着身子,梦游般转到城西,来到一座陌生院落前,紫藤缠墙、红砖小屋,门楣上悬挂木匾:梅佑竹工作室——鞋艺设计。

室内像一座鞋类博物馆。

菲菲从来没见到过如此多的鞋子,陈列架上,各种不同款式,不同材质的鞋,成双成对,排列组合成不同系列,看得菲菲心摇神怡。

梅佑竹端坐在一张大沙发上,沙发造型是一只敞开拉链的大皮靴,男人面带微笑望着菲菲,犹如鞋类王国的君王正准备临幸他的王妃。

梅佑竹张开双臂。菲菲脸一红,低下头正待找个话题遣散尴尬,双腿却?宰髦髡牛徊娇绲侥腥烁埃碜酉蚯耙磺阈保鋈寺淙肽腥嘶潮А?/p>

形同着魔。

失去双腿,梅佑竹并没丧失男性力量。菲菲双腿一蜷,依偎在男人宽大的怀抱里,止不住浑身颤栗,两只脚抖动的特别厉害,直到被男人除去皮鞋,握住脚丫,才稍稍平息了颤抖。

一股暖流从脚心直冲大脑,眼前一片眩迷。

那张沙发靠往后一仰,便成了一张大床,周边有软软的棉质材围护着身子。当全身衣物被除净,菲菲觉得自己整个人变成了一只大脚丫,一点点,一寸寸,包裹进棉靴里。

男的胸膛坚实而炙热,散发出一股浓郁的味道,泌人心脾。经历过疼痛与激情交织的女孩,大脑不再扑朔迷离,记忆仿佛被开启了一扇门,菲菲想起了一桩往事。

你知道吗?今天是我的生日。二十一岁。菲菲问,男人点头。

听我爸爸说,当初妈妈怀我到第四个月时,差点儿就不要我了到医院做b超,也许是仪器出了毛病,b超照出我的影像,竟然是没有双腿的半截人还好我爸爸坚持把我保下来,我出生时差点儿没要了妈妈的命,难产了,我是逆生的,脚先出来不过因为有脚,妈妈虽然痛苦,但也开心了。你说,奇妙不?

梅佑竹沉默了良久,长叹一口气,手臂圈紧了女孩,缓缓开口道:奇妙,但不奇怪。我想,当初那b超仪器没坏知道吗。二十一年前的今天,我刚满十岁,就在那天,我出了一场车祸,永远失去了双腿。

这么些年,虽然我过着残疾人的生活,还是有不少少肢体健全的女孩愿意找我菲菲,直到我在舞台下看见你的双腿时才知道,你才是我的另一半,我要的女人,非你不可。

你你还记得你出车祸的钟点吗?

下午两点。

啊我就是那个钟点出生的

本文由澳门新葡萄京所有网站发布,转载请注明来源

关键词: